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,JAPANESE无码中文字幕,JAPANESE在线中文无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   English   日語   ??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林湖旅游景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林湖旅游景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EV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EXT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歷史人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分類:遇見洞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2-29 00:00:0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訪問量: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概要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概要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詳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林湖旅游區擁有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,區域內人文景觀、自然景觀近百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始建于東漢末年的洞林寺,依山傍水,風景秀麗,距今已有1800多年的歷史。洞林寺內文物眾多,以白玉佛、無緣禪公塔聞名遐邇。明代時期,洞林寺曾為皇家寺院,佛教文化源遠流長,名氣堪比少林寺。據史料記載,明太祖朱元璋曾在此修行,歷史影響深遠,更有不少詩人留下詩篇贊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一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洞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趙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話醒浮生夢,能陶初上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詩號古柏,鴉嗓送斜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見樊戾冢,尤尋鄭寤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歸來蓬牖下,陡覺傲羲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弘,宇鳴重,明滎陽城南里人,少孤貧,有大志,力學厲行,士多宗之??尉敢矣?1525)鄉試,登乙未(1535)進士。出令山西曲沃縣。此地俗好爭勝,有水利數年不決者,趙弘悉平之?;槎Y論財,有女子大而未笈者嫁之。斷枯骨而毀佛寺,審鹽丁而得民心。擢陜西道監察御史兼督理通會河,挖運懷來,裁抑豪強,堅卻常例。功奏,賜金三十兩,錦衣一襲。后以疾在告而卒。(見明嘉靖《滎陽縣志》)。1525年中舉,鄉人為其立“亞魁坊”,1535年進士及第,鄉人為其立“進士坊”,后又為其立“柱史坊”,死后人“鄉賢祠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,明嘉靖《滎陽縣志》稱其字為鳴重,乾隆《滎陽縣志》稱其字為南麓,疑為其故里南里之誤。而2006年鄭州重排印的乾隆《滎陽縣志》,又誤為同麓,則誤之又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浮生,指漂浮不定的人生?!肚f子.刻意》日院人生“其生若浮,其死若休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莊以人生在世,虛浮無定,后來人們相沿稱人生為浮生。唐李白文曰:“而浮生若夢,其歡幾何?古人秉燭夜游,良有有以也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酕醄,大醉的樣子。唐姚合詩《閑居遺懷》之六院“遇酒酕醄醉,逢花爛漫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詩,可能是一種鳥的別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樊蒺冢,亦稱將軍冢。明嘉靖《滎陽縣志》稱“將軍家在縣東三十里迤南,即樊噲冢?!苯駵铌栙Z峪鎮馬溝村有一土冢,俗稱樊噲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寤堂,京襄城村舊稱鄭氏故地,有紀念鄭莊公祠堂,也指鄭莊公掘地見母處。洞林寺東北不遠處,即滎陽東南有京襄城村,即春秋時“鄭桓公寄孥于京”之地。其子鄭武公開拓建立鄭國,為春秋初中原強國。鄭武公娶申蒺之女武姜氏,生鄭莊公,由于生時難產,故取名寤生。后又生段。寤生繼位為莊公。武姜氏偏愛段,當年欲廢長立幼未成。武姜為叔段請封于制,即虎牢關,鄭莊公未許,又請封于京,鄭莊公封段于京城,號京城大叔。叔段屢屢不恭,且有反相,鄭莊公出兵伐之。叔段逃往衛國。鄭莊公又把其母武姜置于城穎,誓日“不及黃泉,毋相見也?!狈f考叔有獻于莊公,莊公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他,并表示出后悔之意。穎考叔給他出了個主意說:“若掘地及泉,隧而相見,誰曰不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莊公照辦,挖了個隧道,見到了水。母子相見,其情如初。這個有名的歷史故事,戴《左傳》第一篇《鄭伯克段于部》。今京襄城南有“陰司澗””, 即相傳母子相見地。有水出,即京水?!对娊洝?中有《叔于田》《大叔于田》 篇,即述大叔段在京城時詩歌。趙弘有《京城懷古》詩日:“攬轡西風賦黍離,寤生遺跡使人悲。求泉隧心何忍,請制封京慮已危。輦路野棠空爛,雉城宿草自垂垂。憑誰喚起伯公信,萬古綱常一護持?!庇钟小哆^陰司澗》詩曰:“泉錫類世稱良,還有遺蹤在此方。數仞陡崖常礙日,一關頑霧不從陽。野人尤道莊公事,鄉祀何失考叔堂。立馬彷徨空感激,忍看梅柳媚東皇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首趙弘游洞林寺的詩。從《京城懷古》一詩可知,他是騎馬來的,所以大概是進士及第后來的。我國古代文人來的佛寺,許多是從老莊思想的角度理解寺院,生發感慨的。趙弘來的洞林寺,感慨的是莊子“浮生若夢”的體驗。再加上喝了點酒,微醉中來的寺院,這種感覺更濃。古柏叢中,海詩鳥嘶鳴,斜陽下,一群烏鴉呱呱亂葉,是一種很寂寞的體味。他轉了一圈,沒有找到人們傳說的樊候軍,就鄭悟堂”。文人總去找與鄭莊公有關的 尋找一些歷史是愛到有歷史文化的地方,的遺跡?;氐讲耖T草屋的家中,陡然覺得,還是人間的農耕生活值得驕傲。羲皇,指我國古代稱頌的伏羲時代自然的、自由的農耕小康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目前見到的寫洞林寺的第一首詩。其價值就是保存了一些歷史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二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林晚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趙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柏煙浮怪壁叢,宋家香火梵王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艷魂歸何處,惟有鐘聲遞晚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弘寫有《滎陽八景》詩,其“八景”有“濟橋煙柳、鴻溝晚照、古槐夜雨、南壇秋月、暖泉漱玉、索水澄波、洞林晚鐘、萬山疊翠”。這是目前見到的最早的“滎陽八景”。到了清代,又增加兩條“仙宇靈源、亭皋攬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弘寫有《滎陽八景.總詠》二首,特錄于此。其一:“垂虹長鎖柳煙輕,斜陽寒光照澗明。桂魂香生雩境靜,槐安雨暗夢魂醒。琮琤玉碎溫泉沸,瀲滟光澄索水清。野寺數聲鐘斷緒,好山一帶翠縱橫。自將景勝供吟料,誰負人豪冠世名。滿眼風光皆是樂,休夸石氏有堆瓊?!逼涠骸耙老熈鴿鷺蛸?,晚照鴻溝鎖綠苔。夜雨愁生羅蟻夢,秋宵月上舞雩臺。壘壘漱玉溫泉沸,泛泛澄光索水廻。隔水洞林疏鐘曉,萬山叢里翠成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見到的明代《滎陽縣志》是一個殘本,成書于嘉靖三十八年(1559)。 從趙弘寫的“滎陽八景”詩還有“總詠”來看,他或者在晚年參與縣志的編修,或者是對“滎陽入景”的構成有貢獻。明代各地成行修志書,而且流行搞“八景”“十景”。他畢竟是嘉靖時期滎陽的一位文化名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“洞林晚鐘”的詩意欣賞,可能會早些,因為起碼金元時期洞林寺更有名,但目前見到寫“洞林晚鐘”的詩,這是第一首。詩與得沒有禪味,只是環境描寫和一種寂寥的感受。他描寫道,洞林寺處在古柏叢中,煙云浮動,周圍黃土溝怪壁林立,“宋家香火”暗指洞林寺是明代藩王周王的“家佛堂”,“梵王宮”指寺院,意思是在這“梵王宮”里有帝王家的香火。盡管帝王家在這里燒香拜佛,以祈禱埋在周圍陵墓中的尸骨安魂,但誰也不知道那些“艷魂”去哪里了,在這里唯一的感受就是晚風中傳遞著洞林寺的悠揚鐘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三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洞林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朱同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寶剎經年久,乾坤第一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樓晴掩映,飛閣影參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松柚凌霄漢,山川緊護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今多少客,乘興賦新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詩刻于洞林寺《洞林寺歷代序》碑陰,署名為沈丘王雪庵,時為嘉靖二十七年(1548)。這是目前所見到的明代藩王寫洞林寺唯一的一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為朱同鈸,為第一代沈丘王。據20世紀60年代初出土的《沈丘滎戾王夫人宋氏墓志銘》可知,薨于明正德壬申(1512),謚號榮戾,享年61,應生于1451年,其子世襲。明代許多藩王信佛,雪庵應是他的法號。比如少林寺山門外的石坊,為明代徽王所建,徽王信道教,他在石坊上書法的落款就是“首陽道人”。沈丘王是周懿王的后裔,周懿王和周靖王都是周簡王的庶出子。他去世后也葬在居洞林寺不遠的地方,乾隆《滎陽縣志》稱其墓“坐落于路家崗”,其宋夫人墓在滎陽賈峪鎮武莊村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個皇族成員,來到自己的“家佛堂”,自然會有幾分自豪和優越感,“寶剎經年久,乾坤第一奇”就是這種優越感作者對洞林寺敬重有加,他眼前的外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眼前的洞林寺是如此的壯觀:佛殿法堂在晴空的掩映下,昂出天外,巍峨雄壯;樓殿飛閣參差錯落,勾心斗角。松柚蒼翠,凌空蔽日,周圍的山川如一排排護法神將,緊緊地護持著寶剎。古今來到這里的文人騷客禮佛參禪,乘興賦詩,雅趣天然。對洞林寺的贊美,也是對朱氏家族的祝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代藩王在地方有權有勢,生活優裕,但他們對于未來命運未知的恐懼,在心靈深處有揮之不去的陰影,所以,神靈的“護持”是他們普遍的心理需求。山川護持佛寺,他們更需要的是老佛爺護持他們的優裕和平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四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林晚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孟登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悠揚樹色補流云,碧洞偏驚物候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僧共半床明月悟,鶴隨三徑草花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端廓爾朝浮彩,洞里鏗然晚出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豈自擊來剛有韻,氣機先已握天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登云,直隸真定府(今河北保定)趙州人,官貢監,順治十年(1653)任滎陽縣知縣,他頗能為詩,另有《紀公祠》一詩,稱贊劉邦的大將紀信代劉邦赴死的壯舉,“三軍皆被困,一死復何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雍正七年《重修洞林寺大佛殿》碑記載,明末洞林寺在戰亂中少衰,清初重修,從孟登云的詩中可以看出,此時已是洞林寺重修之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物候初新的春風中,作者來到洞林寺,滿眼的蔥綠與天空飄蕩的白云互相映襯,他分明感受到盎然的生機,這是一種貼近自然的快感。月照半床,寺僧望著明月坐禪悟道,仙鶴在曲徑通幽的花草叢中悠閑,萬籟俱靜。清晨,晴空萬里,朝霞浮彩。傍晚,洪亮的鐘聲從洞中鏗然而出,向林端無際的天空遠遠散去,給人以出塵越世的感覺。詩人分明感到,這不僅是一般打擊的鐘聲才有的韻味,而且是不可逆轉的春氣來臨的佳音。只有把握住了自然運行的“天真”,真切地親身體驗,才能握得禪機。詩人分明是在參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五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宿洞林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張奇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逍遙散步入山深,兩袖云煙歸洞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飛閣風來清磬響,疎欞月逗老梅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神閑自可忘名利,地僻無庸分古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借問真如何處是?孤燈照破祖禪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奇勛,字松公,滎陽人。少年喪父,事母甚孝。順治戊子(1648)選拔,任福建松溪縣令。在松溪以廉明著稱,當地有一個叫葉福大盜占山為王,張奇勛單騎叩壘,曉以大義,使葉福的率萬余眾就撫。因為政績卓著,被皇上賞賜袍帽,升至蘇州知府,三年后又升至太原府同知,并受委托管理潞安道府事,當地有數萬駐軍,有欺壓老百姓的,他都敢于嚴管。他在那里興利除弊,都符合當地實情。有一年災荒,他帶領大同、太原賑濟,救活了很多人。后升至湖廣衡州府知府,在那里創立書院、修城池、革除地方惡幫、鼓勵群眾開荒為田。由于積勞成疾,死于任上,衡州市民罷市三日以祭之。著有《敦素堂文集》《讀史偶及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在洞林寺住了一夜,感受頗深,他逍遙自在地步入山林,兩袖云煙。靜靜地坐在禪房里,一陣輕風帶回凌空的高閣之上傳出的清磬聲,悅耳靜心日月光將古梅的花影照在窗欞上,分外增添了幾分禪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凝神慧思,在這樣神閑的地方,不僅一切功名利祿自可淡,而且在偏僻的古寺,連時間也凝固了,無需再分古今。此時只有自己真心的存在,其余一切都是空的。此時此刻,如果再問:“佛法的大意在哪里呢?”作者說,就在這里,這里的一盞孤燈,正照亮了禪宗祖師們的千古佛心呢!“真如”即佛法的真諦?!肮聼簟?,舊志為“狐燈”,應為“孤燈”之誤。從詩中可以看出,作者不僅詩學精到, 而且于禪學頗熟,這是寫洞林寺最好的一首禪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六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洞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張正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依山面水寶林藏,攀蹬捫蘿到上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冷冷泉流清磐韻,盈盈池吐白齋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光禪西寂余芳草,南麓碑殘臥短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憶昔人游覽處,留連躑躅曉鐘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正志,字克式,滎陽人,順治辛卯(1651)科舉人,任商丘縣教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描述了他游覽洞林寺的歷程,洞林寺依山面水,是一-處寶藏之地。他拉著蘿藤步步攀登,來到上方寶地,但見冷冷泉水流淌著清韻,殿前的池水中盛開白蓮花。這是一個夏初的季節,禪房周圍的青草郁郁蔥蔥,靠南邊的矮墻處有幾段殘碑。作者分明感到,這清溪、白蓮、芳草、殘碑,都是過去人們盛游的嘉景啊!詩人筆下洞林寺的一草一木、一碑一后,都如一曲清韻。他在悠揚的鐘聲里留戀忘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閑愛孤云靜愛僧”,詩人留戀的主要是一種心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七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洞林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張正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偶來蕭寺里,層迥一徑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空云半掩,樹密雨輕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箕踞坐巖石,盤旋枕曲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嗒然人世上,只此是滄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偶然在閑暇之時到佛寺里來,只有一條幽靜的小路通往深處。山外的天空有幾處浮云投下的影子半掩禪門,頗有幾分“云封山門”的禪意:密密的樹林好像隔著一層細雨,很是涼爽。半躺在寺前的一塊大石頭上,耳旁流水潺潺,分外愜意。嗒然:失意、懊喪的意思,此時表示出他已感到人世的倦意,忽然覺得,只有這里才是他的世外桃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正志的兩首詩,都體現出他崇尚完全是自然的美感。他在這里尋求的就是靜靜的幽徑、流云、細雨、山巖。禪境、仙境、隱士般的閑適,在他的眼前都化為一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許多官員文人眼中,靜境、禪境、世外桃源、悠閑等之類的境界,區別不是很大,他們的所謂參禪,其實就是在世事忙碌之余,找到一塊心靈的棲息地,回味一下人生的有意或無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蕭寺,即指佛寺。滄洲,古人多指隱士所居之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八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洞林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張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壑樵風里,僧房開梵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碧深苔結簟,壁繡石成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潑墨晴煙靄,揮毫返日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興來何所依,湮滴漆紛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詔,字綸之,滎陽人,順治科舉人。作者在洞林寺找到了難得的興致,推開僧房,云掩山門,半壑山風吹開衣襟。漫步寺院,一層深色的青苔鋪在地上,猶如深綠的席子,石壁上苔蘚猶如蝌蚪文字一樣雅致。晴空的煙靄、落日的余暉,猶如文人揮毫潑墨,天然成趣,如人們說的“青山不墨千秋畫,流水無弦萬古琴”。興致所來,在哪里能停下來呢?到處都是云煙滴翠、瀑泉流淌,令人目不暇接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境和自然之境是如此的契合,自然已非自然, 游客已非游客,這也許就是靈隱清聳禪師說的“見色便見心”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九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林晚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顧天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封洞口掩禪靡,日暮鐘聲出翠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澹月初臨山愈寂,輕風已度韻猶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征夫勒馬空搔首,旅客思家欲拂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少勞勞名利子,幾人深省立余暉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顧天挺,浙江嘉興平湖人,康熙庚戌(1670)進士,康熙十五年(1676)六月任滎陽知縣。他在滎陽多有著述??滴跏吣陮懹小稖铌柨h舊志敘》,表示一定要像對待自己的家一樣,善待滎陽的疆域、山川、土田貢賦等人民物產,像手足耳目一樣看待。他還重建了滎陽的濟橋和魁星樓。登廣武山他還寫有《古戰場賦》,批判那些為爭奪江山而廝殺所謂英雄,懷念上古時代堯舜禹禪讓的權力傳遞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山寺無門待云封”的仙境詩意,在洞林寺也可以得到同樣的體驗。作者來到洞林寺,晚霞夕照,流云在洞口飄蕩,掩封禪門。初升的明月無私普照,山林分外寂靜。春風習習,如韻在耳。洞林寺的鐘聲洪亮而悠揚,在翠微間傳響。聽到這鐘聲,征夫勒馬搔首,旅客住步沉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上多少日夜奔忙的名利客,有幾個人能在這夕陽的余暉中,聽鐘聲而深省?洞林寺為什么能感動世人,讀讀這首詩會有省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如三平和尚的詩句“滿山明月是禪枝”(《祖堂集》卷五),白云、明月、空山、流水以及鐘聲、鳥聲、風聲等,在禪師們的眼中,都是禪境,在參禪的詩人筆下,就是一種詩境。洞林晚鐘已非報時的鐘聲,而是法音的傳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十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日游洞林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張子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避暑到林丘,閑消物外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忘機枝上鳥,得趣水中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過三山翠,風生六月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朝來碧簡飲,梵唄劇清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子鑒,字格心,康熙丙寅(1686)拔貢,歷任永寧、確山教諭,南陽教授。為人和慎持躬,端方率士,有古君子之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一個烈日炎炎的夏日,作者來到洞林寺,避暑于山間綠蔭之中,一時消閑,把人世上勞碌名利之愁都拋到九霄云外了。他特別羨慕樹上自由自在的鳥兒,毫無牽掛,無憂無慮。河里的水鴣,得天然之趣任意自由,人要像它們多好啊。一陣細雨,把周圍的山巒洗的青翠,一陣風過,涼意頓生,這六月的暑天如秋天一樣爽快。第二天早上,以碧綠的竹筒取水,忽然聽到寺里傳出唱經聲,感到格外的清幽。作者在這里找到了天然的趣味、忘我的禪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的這種心境,是古代中國文人玄、禪合一的閑適追求的反映?!巴鼨C”是莊子的逍遙觀,魏晉時期玄學的“自然之和是逍遙觀的發展,佛家的禪學又在此基礎上打開了一個新的境界。這位作者還難說是在參禪,他仍在人與蝴蝶、人與鳥的圈子里打轉轉兒。清晨的梵音只不過為他的清幽增添了音樂背景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十一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林晚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李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口云深仄徑通,洞中鯨吼海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韻兼水壑高低漆,響挾松濤斷續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定枯僧觀自在,浮生逆旅太怔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翠微漸暝下方靜,飛上新蟾掛碧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煦,字扶東,四川富順人,康熙丁酉舉人,乾隆四年(1739)任河南開封府清軍鹽捕水利同知,后任滎陽知縣,乾隆十一年(1746) 主持修《滎陽縣志》。他在滎陽還寫有《重修學宮記》,記述了乾隆十年(1745) 他負責重修滎陽縣學宮的經過。寫有《聚遠亭記》,記述在滎陽迎暉門外,索水之濱的土丘之上,有亭翼然,可北望廣武,東望古京鄭,西看能遙想虎牢,向西南則是群峰迤邐,為當時一絕佳去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煦主修的《滎陽縣志》,將“滎陽八景”增加到“十景”,并對“滎陽十景”都有說明,其中對“洞林晚鐘”的說明是:空山寂寥,古寺蕭森。聲在翠微,鏗然四達。靜夜聞之,令人深省?!鳖H有詩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個頗有學識和文采的父母官,作者對洞林寺的摯愛洋溢著詩情禪意。他順著一條蜿蜒曲折、高低不平的小路走向洞口,從洞中傳出的佛號如獅吼震世,響徹天空,威力無比、直入人心的醒世之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看寺的周圍,高處低處的潺潺流水如琴弦的韻律。松濤傳響,攜帶著時斷時續的山風。寺里入定的僧人們進入了自心無礙無滯、自由自在的觀照,在人世間奔忙的人啊,心里的壓力都太重了吧。天色漸晚,青翠的山林都暗了下來,猛然抬頭,一輪新月掛在了碧深得天空,詩人醒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月亮,往往是詩人們描繪禪境的象征?!鞍自茙r上月,太平松下影日深夜秋風生,都是一片境”(法演和尚《送仁禪者》),這是禪家面對明月的一種心境;少林寺碑刻中的禪語“月照無私,千江一影”又是一種升華。這位縣令大人的目光從入定的僧人移向天空的明月,也在感慨自己的人生逆旅,有點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十二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林晚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李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靜夜攤書罷,鐘聲欲攪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林沉眾籟,欹枕雜宵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莊蝶誰能悟,槐駒世共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猛然深省處,風月一窗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威,乾隆年間滎陽縣的一位名士,乾隆《滎陽縣志》中有他寫“滎陽十景”的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代的一位鄉間名士,在洞林寺這樣幽靜的地方讀書, 自然是別有一番興致。一個寂靜的夜晚,明月當空,這位書生正在讀書,一陣深邃而悠揚的鐘聲響起,打亂了他的愁緒,就像“鳥鳴山更幽”的詩境一樣,鐘聲使山林更顯得寂靜。他頭枕胳臂,斜倚書桌,寤寐之間,驅散閑愁,好像進入了莊周夢蝶的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莊蝶”出自《莊子·齊物論》,《齊物論》篇結語處說,夜來莊子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,已不知自己是莊周,夢醒來時,便見直挺挺地躺著的是莊周。不知道是莊周自己變成了蝴蝶,還是蝴蝶夢見自己變成了莊周。莊子的意思是,這就叫“物化”,即萬物的互變。莊子在《齊物論》中主要是講對立的互變,在“不是”中看到“是”,在“不然”中看到“然”。圣人把自我寄寓在無窮的境域之中,他們在家廓的宇宙中尋找“我是誰”。李商隱的詩向”莊周曉夢迷蝴蝶"也是這個意思,他在寄托一種明明感覺到卻又說不出、道不明的體驗,這是一種精神的超越。禪的種子能在中華開花結果,就是由于植根于莊子的沃土。中國的儒生們對莊子夢蝶的理解,往往趨向于“人生如夢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槐駒”也是一場夢,唐代李公佐的《南柯太守傳》說一個叫淳于棼的人飲酒于槐樹下,做了一個夢,夢見自己進入了槐安國,被招為駙馬,享受了一場虛幻的富貴,比喻人生富貴得失無常。清代錢泳的《履園從話》講一個叫錢璃的人愛虎丘,在山上為自已造墓,在墓周圍種梅花,并自題墓柱曰“槐夢醒時成大覺,梅花香里證無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位李威先生此時此地似乎也走進了如夢的境界,領悟莊子的蝶化,感覺槐夢的幻境,尋找失落的自我。-一夢醒來,面前是一窗幽靜的風月,這才是他的現實。他說在洞林晚鐘中省悟了,但究竟悟到了什么,只有窗前的明月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第十三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洞林晚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崔介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林明月印禪房,日暮鐘聲度石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潭影閑云空去在,聲聞香劫總微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昏疊響兼清漏,午夜因風接曉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樘褡噌姹最多警,勞人鞅掌笑奔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介石,乾隆年間滎陽縣的一名鄉儒。乾隆《滎陽縣志》中還保留他一篇《子淵蘇公傳》,記述了一位叫蘇宗顏,字子淵的人,平生樂行善施,見義必為,無私地資助鄉里百姓,被稱為“一鄉善士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在這首詩中,盡情描述了洞林寺鐘聲驚人醒世的意境。寥廓的暮色中,明月當空,把高樹林影投影到禪房,悠揚的鐘聲借著暮色穿越一道道山梁;白云在清潭中投下來去自由、時隱時現的光影,作者在參禪時對聲聞香劫的希望就像這云影一樣,總覺得有些微茫。還是靜靜地聽這幽邃深遠的洞林晚鐘吧,它是那么地振聾發聵,能讓忙于世事的人們驀然回首。黃昏時,一陣陣的鐘聲還兼有給人們報告時辰的作用,午夜時,鐘聲借著鳳力,在凌晨的薄霜中傳響。雖然有些清冷,但這時的鐘聲最能驚人醒世。身上背負著各種負擔的人們,聽到鐘聲,應該嘲笑自己空自奔忙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鞅,就是牛身上的套子,掌,指騾馬的腳掌。勞人鞅掌,是指像牛馬一樣奔忙的人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聞,意思是佛陀言教而覺悟者,聲聞乘和緣覺乘是小乘佛教的二乘?!敖佟笔桥c“剎那”相對應的時間概念,“剎那”指極短的時間,“劫”指相當長的時間,長得不能用我們平常的時間概念來衡量。有人大致計算,小乘 四劫”可達3億年以上。香劫,意味度劫的美好愿望。這里,作者把小乘的裝在了大乘寺院的禪悟之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瞠(tang)形容鼓聲、韉(ta)形容鐘聲、噌(ceng)形容鐘鼓聲、姹(cho)表示奇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洞林寺香火越來越旺,和開封的相國寺,登封的少林寺,洛陽的白馬寺共稱為中原四大名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,JAPANESE无码中文字幕,JAPANESE在线中文无码